首页 >  看点

谁来为天然气管道强行埋设的重大安全隐患负责?

2016-03-23 11:14:26  来源:  说两句  分享到:

  本文来源:黄岩在线

  ——广西液化天然气项目建设中出现的问题

  长期以来,广西能源资源严重不足,已成为制约广西经济社会快速持续发展的因素之一。建设广西液化天然气项目,将有利于优化广西能源结构和我国沿海区域广西液化天然气布局。项目建成投产后,将与西气东输二线、中缅管线形成平衡互补及相互支援的格局,对于建立和完善广西天然气大通道,实现自治区政府提出的县县通天然气工程、发展地方经济具有重要意义。

  毋庸质疑,广西液化天然气项目建设,造福一方,广西广大人民群众大力支持,积极配合。可是,在项目建设中出现的一些不和谐的音符,我们也不应该全然无视,因项目建设而违害群众的利益,也有违项目造福于民的初衷。据群众反映,该项目施工经过合浦县公馆镇乘马村委乌榄坑村时,埋设天然气管道强占了合浦县公馆乘马缸瓦片经营部的厂区,其中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厂家也没有得到应有的补偿,引起了群众的强烈不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此事的来龙去脉我们进行了调查。

  关于合浦县公馆镇乘马缸瓦片经营部的情况

  我国海盐制造历史悠久,据考,宋代以前的海盐制造,全出于煎炼,从北宋开始,海盐出现晒法。到了清末,海盐各产区大都改用晒制之法,技术逐渐完善起来。在南方如海南岛地区,阳光充足,是晒盐理想的场所。最简便的方法是用经过太阳晒干的海滩泥沙浇海水过滤,制成高盐分的卤水,再将卤水存在池中,在阳光下蒸发结晶成盐。

  据了解,存放卤水的池子一般需要用一种特制的缸瓦片打底儿。这种缸瓦片烧制方式独特,颇为稀奇,它以木材为烧制原料,经过一系列独特的高温技术处理而生成,纹理致密,防腐、防水性特别好。这种缸瓦片的烧制纯粹属于物理反应,用于卤水存放池打底儿,既可有效防止渗水,又可保证海盐的纯正天然。

  据说,当海盐晒制法出现,这种特制的缸瓦片也随之而诞生,绵延不绝,以至于今。可是现代社会的发展也严重冲击到了这种缸瓦片的生产,其独特的烧制技术也濒临失传。如今生产这种缸瓦片的厂家凤毛麟角,广西北海市合浦县公馆乘马缸瓦片经营部可谓硕果仅存,其掌握的烧制技术足以申请“国家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

  合浦县公馆镇乘马村委乌榄坑村是广西一个偏僻贫困的小村庄,常住村民约一百余口,村子至今未通柏油路。据曾担任四十年村支书的李坤权介绍,1976年,为改变村里贫困面貌,他组织村委经过一番慎重讨论,结合本村的地理优势,同意在该村长窝坡地的低产田上建一个窑厂,专门烧制海盐晒制专用的缸瓦片,即后来的合浦县公馆乘马缸瓦片经营部。

  合浦县公馆镇乘马缸瓦片经营部系经合浦工商注册登记,按法律规定正常纳税的私营企业,现在的企业法人代表为李继业。李继业兢兢业业,苦心经营,埋头于缸瓦片的烧制研究。由于技术过硬,李继业烧制的缸瓦片深得市场认可,“酒香不怕巷子深”,虽然窑厂地处偏远山区,其产品却远销海南、广东、山东等地。该缸瓦片经营部从事缸瓦片生产经营已有四十余年,在李继业的努力经营之下欣欣向荣,相关投资规模达200多万元,年产值100多万元,生产厂区占地面积有15亩之多。正常生产时期从业人员有100多人,解决了乌榄坑村和临村许多人的就业问题。

  可是,广西天然气管道线粤西支线工程管道铺设经过乌榄坑村时,缸瓦片经营部受到了严重冲击,铺设工程中存在的安全问题给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埋下了深深的隐患,以至于厂子无法继续生产。

  施工厂区影响大,安全隐患怎么办?

  该项目经过合浦县公馆乘马缸瓦片经营部。2015年3月份广西液化天然气项目部粤西分部委托合浦县公馆镇镇政府来协助处理天然气管的项目运行工作。李继业了解到广西液化天然气项目部的重大意义,愿意全力配合施工工作。当时李继业询问镇政府及项目部工作人员,管道埋设经过厂区对窑厂后来的生产经营是否有影响,他们一致答复说“没有任何影响”。

  出于对隶属于中石化的广西天然气项目部与镇政府信任,李继业没有对施工提出什么异议。可是,项目施工过程中,李继业发现,施工干扰厂区面积到达500平方米,导致缸瓦片经营部陷入种种困境,无法继续正常运行。

  其一,天然气管道埋设经过缸瓦片生产厂区,施工人员无所顾及,导致厂区一片狼藉,原材料遭到严重损毁,致使后来的生产无以为继。其二,厂区道路、晒场开挖之后并没有恢复原状,若要生产还需要重新平整夯实。当初项目部租用厂区堆放管道,承诺使用期一年,租金1200元,可是至今未能兑现,留下个烂摊子走人了事。其三,施工之前三个月,施工方没有处理好厂区排水问题,以致水道把厂房的货物淹没,导致将近四十万元的货物损失。其四,给缸瓦片生产厂区造成致命打击的是,项目部施工埋设的天然气管道距离烧窑窑口火源处仅6米之遥,这无异于在厂区埋下了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其安全隐患可想而知。

  我们不禁惊诧,天然气管道埋设在厂区,距离火源只有五、六米,而项目部和镇政府工作人员竟敢保证管道对窑厂没有影响,难道把管道直接埋设到火源区才叫有影响吗?我们且从项目部一方来看,这样涉及整个广西天然气大通道的重要项目,当初埋设天然气管道时,难道施工方对此中的安全隐患视若无睹吗?难道没有考虑到管道埋设与火为邻,一旦稍有不慎,其给国家带来的损失有多大吗?据李继业说,其实天然气管道的埋设本可绕过厂区,避开隐患,那项目部为何宁冒天下之大不韪而置重大安全隐患于不顾呢?我们想问问,到底谁为这天然气管道的安全隐患负责呢?

  强行施工占厂区,赔付补偿谁负责?

  李继业告诉我们说,项目部施工过程中他发现天然气管道规划距离火源太近,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安全隐患,窑厂今后能不能生产很难说。如果今后的生产过程中出现了安全事故,谁来负责?为此,他忧心不已。他将有关厂区的损坏情况及他所担心的天然气管道安全问题及时向镇书记叶长君反映,并要求赔偿其厂区可估计的损失,然后再继续进行施工。然而,镇书记叶长君及项目部只派一个人到他厂区象征性调查了一下,之后便不了了之,无人与之协商窑厂损失的赔付补偿问题。其后出于某种原因,管道铺设工作停顿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此期间,也无人与之接触协商,至到2015年12月初,管道铺设重新开展,双方再度接触,遗憾的是双方最终仍然未能达成一致意见,镇政府与项目部施工方这次闭口不提窑厂赔付问题。而在李继业一再要求的情况下,最后公馆镇书记口头承诺说:“先让管道施工,事后我约好管道公司、村委干部、政府人员,一并解决你的赔付问题。”但管道埋设当天,一些在窑厂工作的村民觉得“先施工后赔付”的口头承诺难以使人信服,要求立即停止施工。公馆镇政府便调来武警及派出所的警员到施工现场维护所谓的施工秩序,强行埋设管道。他们在维护施工过程中推拽、追打本村村民,甚至有人扬言开枪射击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第二天更是派出更多的警员到施工现场,并拉出安全警戒线,强行施工,并打伤村民两人。

  管道设工结束之后,天然气管道方、本村村委干部、政府工作人员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也没有人通知李继业到政府协商有关赔付问题。就这样,赔付补偿问题再无人过问。

  赔付补偿无人问,背后是否有隐情?

  事已至此,我们不得不问,因天然气施工给李继业造成损失的补偿到底应该由谁来负责?天然气项目部?镇政府?抑或村委会?为什么他们胆敢都不过问呢?据李继业说,这可能与厂区一直没有正式的土地承包权有关。1981年,土地承包时,李继业用自家分得的良田换得厂区坡地,当时也得到村委会的同意,只是没有出具有效证明。这也为天然气项目部的拒不赔偿提供了可乘之机。

  李继业说,这个问题解决的办法也不是没有,那就是村委会出具证明证实厂区的土地承包权。可是村委会却拒绝了李继夜的合理请求,具体原因不得而知。我们不能不心生疑惑,李继业的窑厂在乌榄坑村经营四十多年,解决了村里诸多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再怎么说也为村子的发展出过力,为什么村委会如此铁石心肠呢?如果说村委会遵守国家相关法律不能开具这个证明,那么当初为何没有督促李继业事先补办土地承包使用权转移证明?199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就已明确指出:“依法改变土地的所有权、使用权,或者因依法买卖、转让地上建筑物、附着物等而使土地使用权转移的,必须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申请土地所有权、使用权变更登记,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更换土地证书。”村委会无所作为,违反了国家的土地承包使用政策,置村民利益于不顾,作为社会基层单位便是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可能导致基层矛盾积累,为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增加社会的管理负担。

  村委会不开具证明或许也是别有苦衷,我们且不去追究。那么公馆镇政府呢?作为天然气项目部的合作者,理应调结好项目部与群众的关系,保证工程赔付补偿到位,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不受损害。但是公馆镇政府与项目部沆瀣一气,完全无视对于地方税收有巨大贡献的窑厂,利用手中的权力,调动武装力量,强行施工,公然违反国家法律;不兑现承诺,损害民众权益,如此行径,确实令人深思。

  天然气项目部是不是已有所赔付补偿?如果没有,那何时才能兑现?如果有,那钱到哪里去了?我们不难看出,天然气管道绕厂区火口埋设的说明,补偿也不直接拨给厂子。那么,镇政府、村委会是否有脱不开的关系呢?其背后是否有不可告人的隐情?是否有人胆敢顶风作案、中饱私囊?当然,这些我们不得而知,只能依赖有关部门调查了。

  再则,天然气管线施工还涉及到青苗补偿的问题,工程经过李继业的快速林地,砍伐树林4.23亩。由于双方就青苗补偿部分存在一定的分歧,意见暂时不能统一,为了方便施工加快工期,故双方签订承诺协议书一份,施工方承诺“青苗补偿费标准执行公馆镇内同等情况的同等补偿”,但是事后施工后背信弃义,出尔反尔,并没有按统一标准进行补偿。据了解,与乌榄坑村同村委的清水田村村民被损坏林地林木1500平方米,获得补偿8万元整,而施工方只按每亩8000元的标准补偿李继业,二者相差甚远。这是不是一种欺骗呢?我们也希望此事能一并解决。

  缸瓦片经营部何去何从?

  李继业的煞费苦心经营的缸瓦片厂现在处于停工状态,何时能开工?是否还能重新开工?都还是个未知数。李继业说,由于厂区火源头距天然气管道太近,考虑到其中存在的重大安全隐患,他不能贸然开工。如果无法重新开工生产,实在迫不得已,只能进行厂区搬迁。可是厂区搬迁,其中的损失及搬迁费用谁来负责呢?这也不是个小数目,必须由有关方来补偿赔付,这个问题政府也有明文规定,《关于办理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经发现事故隐患,经有关部门或单位提出后仍不采取措施的应当负刑事责任。”我们的党和政府一再强调依法治国,这个问题能不能真正依法解决?我们将拭目以待。

  我们希望合浦县公馆乘马缸瓦片经营部能继续正常生产,为贫困的乌榄坑村带来福利;我们希望这硕果仅存的独特的缸瓦片烧制技术能在李继业的手里传承下去;我们希望中石化与镇政府敢于担当,履行承诺,义不容辞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不要留下中石化与镇政府狼狈为奸欺压老百姓的恶名;我们希望我们的领导干部彻底贯彻习主席“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的训诫,真正为民众谋福利。

  合浦县公馆乘马缸瓦片经营部将何去何从?我们希望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Copyright @ 2001-2017 www.wenshan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文山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0206452号-3

  联系网站:wenshanshi@001306.cn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供稿服务 | 版权声明